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无双_ 48.第 48 章-

时间:2021-05-28 16:4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梦溪石小说无双 48.第 48 章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四处招摇的夹竹桃精。  托方才棠梨帮他揉按肩膀的福, 崔不去两条胳膊恢复了些许力气,凤霄自己在下头应该也踩住了石头, 否则以他晚上差点被卸了胳膊的遭遇,可能还真拉不住人。

    凤霄:“爹~~~~~爹~~~~”

    这一声爹爹, 前一个抬调, 后一个降调,非是在风雪交加的嘈杂中喊出九曲回肠的效果, 似乎饱含无限委屈。

    如果是个纤纤弱质的女子这么喊, 可能会令人心生怜意,但凤霄捏着嗓子这么喊,只会让崔不去一身寒毛竖起,差点脱力让人摔下去。

    孰料就在此时,凤霄抓住他的手忽然用力下坠, 崔不去猝不及防, 整个人被往下拖, 正好一阵大风刮来,沙子迷了眼, 他甚至来不及抓牢上面的石头,就完全被凤霄拖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世上有许多智慧也预料不到的局面, 比如说刚刚那一刻, 他就没想到凤霄会坚持不住。

    凤霄武功在身, 摔下去未必会气绝, 但那样的高度对崔不去这种普通人来说无疑是致命的, 在被拖下去的刹那间, 崔不去已经对自己的下场几乎认命了。

    但他很快发现,凤霄其实并不是在往下坠落,而是很快站稳脚跟,并且将他拽进了一处内凹的洞穴内。

    两人气息未匀,在黑暗中大眼瞪小眼,外面风雪交加,夜月早已被遮蔽得不留半点光亮。

    伴随着外面的风声,崔不去喘息道:“原来你……”

    刚说了三个字,嘴就被捂住,对方的身体随即压过来,将他压在洞穴角落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此处洞穴在半坡处,看样子像是经久风化而成,内里空间狭小,两个人挤在一起就更显逼仄。

    但崔不去知道凤霄此时做出这种毫无意义的举动,肯定不是为了捉弄他,是以一动不动,也没有挣扎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过了片刻,风雪渐停,一道黑影自外面掠过。

    崔不去眼尖,认出那应该是刚才下去找凤霄的杀手之一。

    以凤霄现在的状况,以一敌二必然胜算不大,如果他们还想刚才一样悬挂在上面,估计也早就被发现了。

    身影忽然顿住,双脚倒挂在外面凸起的石块,悬下来往里张望。

    小洞狭窄漆黑,根本看不见里面有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无须凤霄说,崔不去早已屏息凝神,只差没将心跳也放缓。

    那人犹豫了一下,似乎在考虑要不要继续朝里摸索搜查,崔不去就感觉凤霄的身体微微一动,他只听得刷的一下,头顶似乎有什么东西炸开,登时噼里啪啦往外扑腾。

    搜寻者更是被吓了一大跳,断断没想到一大群蝙蝠会从里面扑出来,拍出一掌却引来更多乌压压的蝙蝠朝他迎面飞来,脸上猝不及防就被抓了几道,再也维持不了平衡,直接滚落下去。

    崔不去没料到小洞里还藏了这么些冬眠的蝙蝠,一大群蝙蝠从头顶落下又扑腾出去的瞬间,他的感觉并没有比面对死亡威胁好多少,更不要说凤霄这种爱洁之人,晚上出来前的沐浴更衣算是白洗了,回去之后这人估计还得搓掉一层皮,想想就令人感到愉悦,连带身处险境,似乎也不那么难过了。

    凤霄终于把手从他脸上挪开。

    还没等崔不去松一口气,就听见对方道:“还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一道影子从外面飞入,迅猛已极,剑光凛冽,直指凤霄而去!

    凤霄的琴早已不知去向,他扬袖而起,一掌拍出,正面迎向对方,就在剑尖几乎刺中肩膀之时,他稍稍侧身,任凭剑从肩膀划开衣服皮肉,掌风正中对方脖颈。

    崔不去听见啪的一下,仿佛颈骨折断的动静,那人就已经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走?”崔不去道。

    现在自然是逃命回去的最好时机,高宁跟佛耳早就走远了,回来的可能性不大,两个云海十三楼的杀手,一个被凤霄打死,还有一个摔下山坡半死不活,能活着估计也得昏迷一阵。

    “我走不动了。”凤霄恹恹道。

    崔不去:“这个山洞离上面不高,我可以上去,再回去帮你报信。”

    凤霄哦了一声:“那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崔不去嘴角抽搐:“……你松开我。”

    对方还死死攥着他的手腕。

    凤霄无辜道:“我很想松开啊,但我的手不听话,我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此人明显是担心崔不去这一去,就干脆不回来了,裴惊蛰就算能找到这里来,起码也得天亮之后的事,这一夜还很漫长,足够发生许多变故。

    崔不去道:“我们可以合作。”

    凤霄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崔不去:“你现在查的案子,我知道一条线索,对你们破案有所帮助,我可以把线索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凤霄:“那你为什么不早说?”

    崔不去:“我也是刚刚才得知。”

    凤霄:“你果然背着我跟别人暗通款曲,私相授受。”

    崔不去不为所动:“你到底想不想知道?”

    凤霄知道一时半会是没法离开这里了,索性忘记此处的环境,破罐破摔,彻底放松身体,往后靠在岩石上休息,只是依旧不肯松开崔不去的手:“我凭什么相信你?”

    崔不去:“你不是早就猜到我的身份了?”

    凤霄挑高了语调:“哦?崔道长终于肯承认了?”

    崔不去:“不错,左月局与解剑府,虽然向来没什么瓜葛,不过既然同为朝廷中人,眼下又都在六工城,我们就是同一条船上的人,纵然你对我诸多不满,也得先把外敌对付了,再谈其它。”

    凤霄:“你因何而来?天池玉胆?”

    崔不去沉默片刻:“不是,我两个月前就已经在六工城,那时怎会预料玉胆会失窃?左月局另有要事。”

    凤霄喟叹:“事到如今,去去你还不肯坦诚相见,实在让我很难相信啊!”

    崔不去翻了个白眼:“沙钵略蠢蠢欲动,意犯中原,但突厥各部落首领众多,沙钵略也许势力庞大,却绝不是一手遮天的存在,我此来,便是为了朝廷对付突厥的大计,此事原为绝密,无关人等不得过问,至多也与你说到这里,以你的才智并不难猜出真相,不必我再多说了吧。”

    凤霄沉吟不语,黑暗中崔不去也看不见他的表情,只觉他似在思索自己的话可信度有多高。

    谁知对方话锋一转,忽然问道:“这么说,温凉也是你故意抛出来的假线索?”

    崔不去没吱声。

    但沉默已经等同默认,凤霄有了这么一个思路,很快将前因后果串得七七八八,发现这个案子里,崔不去虽然一直待在自己身边,甚至被下了奈何香,病体支离的模样,但不知不觉间却牵着他们的鼻子绕了一大圈,不由手指痒痒,很想将对方的脑袋捏下来当球踢。

    反观自己,胜券在握,高高在上,却头一回被人耍得团团转。

    好容易才克制住这种冲动,凤霄皮笑肉不笑道:“能否麻烦崔道长将话说得明白一些?我们去抓温凉的那次,街上突然冒出暗算他的人,也是你让人故意下手,误导我的吧?”

    遥遥的,对方从春香坊出来,对方似与乔仙早就约定好了,不紧不慢正好朝茶寮的方向走来。

    “你迟了半个时辰。”待长孙坐下,乔仙就道。

    长孙:“是你早了。”

    乔仙:“打听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长孙难得迟疑片刻,才道:“她身上的香,是一个叫妙娘子的女人调的,对方熟谙各种香方,总能调出与众不同的熏香,芸芸之所以能在春香坊脱颖而出,也少不了熏香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若是崔不去或凤霄在此,听见妙娘子,立时就会想起那个失踪了的于阗使者之妾秦氏妙语,但他们并不在这里,长孙和乔仙二人也无从得知案件内情。

    不过即便如此,长孙与乔仙,也大概能猜出崔不去让他们循着梅花冷香来调查的用意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妙娘子,应该与尊使要找的人有关。”乔仙道,“但你与她厮磨了大半日,就查出这么点线索?”

    长孙菩提看着她没说话,那意思是“你自己又查到什么”。

    乔仙道:“我本欲跟踪她的侍女,谁知在外头看见那侍女对你的芸芸小娘子露出不满嫉妒的神色,便将计就计,假装受伤误入春香坊的江湖人,求她救治,装装可怜让她放下戒心,套点话罢了。”

    她身上有种清冷出尘的美,若换了男儿身,清冷出尘就成了高冷禁欲,一样会令女人疯狂,而且看久了,就会发现乔仙似乎有点雌雄莫辨。

    头一回,长孙菩提的目光在她脸上多停留了片刻,露出疑惑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,到底是男是女?”

    乔仙淡淡道:“你修佛修了那么久,难道不知色即是空,一切表相皆为虚妄?”

    长孙默然,将手上佛珠转了一圈,低低道了声阿弥陀佛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,是我着相了,佛法还没修到家。”

    乔仙诧异:“你与那芸芸小娘子,难道什么也没发生?”

    长孙平淡无波:“我问了话,按住她的晕穴,就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她醒来之后,也许会记得长孙菩提,却不会记得自己是怎么昏睡过去的,只当**一度,春梦无痕。

    从此天各一方,再不相见。

    长孙菩提微微晃神,很快又被手上佛珠的触感拉回来。

    “你查到什么?”他罕见地主动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乔仙:“我从那侍女口中问出妙娘子的下落,她说芸芸在外面偷偷买了一座私宅,原本是准备给自己赎身之后住的,妙娘子帮助芸芸在春香坊站稳脚跟,她也投桃报李,请妙娘子在那私宅暂住栖身,我也想看看,那妙娘子到底是何方神圣。”

    长孙菩提以表情询问:天黑了,怎么还不动身?

    乔仙不答,叫来店家,让他上两碗汤面。

    “时辰还早,吃了汤面,再走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长孙菩提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其实并不擅长套话当细作,若是让他选择,他宁肯提着刀剑去与敌人拼杀,方才虽然芸芸小娘子十分配合,但从春香坊走出来时,长孙菩提紧抿的唇角依旧泄露了他的紧张。

    直至此刻,方才稍稍放松。

    乔仙看了他片刻,忽然道:“左月局的人,比起解剑府,还是少了。”

    若尊使座下能有一个智勇双全的人物,这次也许就不必尊使亲自出马设局布阵了。

    “与其看着尊使动辄卧病在床十天半个月,我倒宁愿他多奔波些,病反而少了。”长孙难得说了一个长句。

    乔仙皱眉:“但他在凤霄手下,一定不好过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面已送上,二人不再说话,默默吃面喝汤。

    汤面是再普通不过的素面,面粉不如京城的好,汤底自然也是井水煮开的白水,上面撒点野菜葱花,半点荤腥都不见,这便是市井人家的一顿饱食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面,比起长孙与乔仙以往吃的,自然滋味要差许多,但饥肠辘辘加上天气寒冷,一碗热汤下肚,却足够让胃变得暖呼呼,暖意足以蔓延全身,将疲惫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乔仙与长孙此刻心里却不约而同想到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要是尊使在这里就好了,也不知他现在能不能喝上一碗热汤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崔不去自然没有热汤面喝,非但没有,他还得站在屋外经受寒风,压抑咳嗽的**。

    但他的心情却很不错。

    因为在他面前的凤霄正陷入以一对五的僵局。

    “将屋内的玉石拿来。”他听见凤霄对裴惊蛰道。

    裴惊蛰愣了一下,不知凤霄想做什么,但还是转身入内,很快捧来玉石。

    今夜月色不错,玉石在裴惊蛰手中越发光彩焕发,晶莹剔透的玉心中,还能看见丝丝绿意流淌。

    不管是不是天池玉胆,毫无疑问,这都是一块质地上佳的美玉。

    在场之人看着玉石,眼中异彩连连。

    凤霄环胸而立,好整以暇道:“你们都是为了玉石而来的?”

    五名不速之客中,除了黄衣女子刚才自陈是想借玉石一观之外,其余四人,都默不吭声,并未表明身份来意。

    尴尬的寂静中,谁也不肯先开口,似乎在比谁的耐性好。

    凤霄不着急,崔不去更不着急,微微焦虑的只有裴惊蛰一人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修养不够,不肯给凤霄丢脸,默默深吸了口气,努力捺下心头躁动。

    又是黄衣女子当先打破安静:“奴家第一个出现,也不想与解剑府为敌,我一个弱女子,在这冷风里吹了大半夜,还请凤郎君可怜可怜我,借我看一看,我也好回去有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她盈盈浅笑,本因长相平平而令人毫无印象的脸,却因声音动听,让在场之人不由往她那里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崔不去不着痕迹扫了一圈,发现在场之中,只有两个人没看黄衣女子,一是那个戴着幂离,男女莫辨的白衣人,还有一个,则是那突厥人。

    突厥人的注意力,自始至终,都在凤霄身上。

    只有心无旁骛的高手,才不会被任何外部因素所干扰。

    至于半身隐没在阴影中的黑衣人……

    对方侧着身体,远远站着,左手虚握着右手手腕,不时抚一两下。

    崔不去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。

    凤霄并未去观察其他人,他的眼睛一直都看着黄衣女子,好像这院中的来客,只有她一个。

    看见对方笑,他也跟着笑:“冲着你这样有礼,我也该将玉石先借给你瞧瞧,不过我连你芳名住址都不知道,万一你拿了就跑,我以后要去哪里寻你?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