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妖魔哪里走_ 672.龙醒(大年三十啦,兄弟姐妹们,欢度佳节啦)-

时间:2021-05-21 13:09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全金属弹壳小说妖魔哪里走 672.龙醒(大年三十啦,兄弟姐妹们,欢度佳节啦)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龙者,鳞虫之长。

    头似驼,角似鹿,眼似兔,耳似牛,项似蛇,腹似蜃,鳞似鲤,爪似鹰,掌似虎。

    关于龙的形象,王七麟小时候就了解了。

    可是没人告诉他,这龙可以生的这般巨大。

    那些敢自称胯下有巨龙之相的,都它娘是瞎鸡儿扯犊子!

    巨龙——这是真的很巨大啊!

    王七麟呆呆的看着这条缠绵在山石中的大黑龙,一时无语。

    徐大也惊呆了。

    他嘴巴张的老大,透过微光能看到,在他咽喉处,他的扁桃体在哆嗦。

    巨龙!

    他们有生之年,真看到了龙!

    泰山嵤依旧在,它和千棺困聻大阵像是斗转星移了,然后移到了这座庞大无匹的地下溶洞之中。

    巨尸和群尸都安静下来,它们似乎也被这条巨龙给震慑住了。

    巨龙在沉睡,它那山丘般的眼睑低垂,不见眼珠。

    或者它已经死掉了,它的身躯钻入山石中,脑袋也镶嵌在里头,只露出了一些部分在石头外面。

    或者它不是钻入山石中,而是它曾经倒在了这里,山石生长,很缓慢很缓慢的,将它身躯给逐步包裹起来。

    隆隆天鼓声落下,谢蛤蟆腾身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脸上有着从未有过的惊惧,说道:“道祖在上,七爷,咱们遇到了一条玄龙!”

    王七麟讪笑道:“道爷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谢蛤蟆苦笑一声:“你可能不信,老道也正想问你这个问题,老道以为咱们顶多遇到旱神,结果这怎么遇到了一条龙?!”

    他随口一句话,却让王七麟心头灵光闪耀!

    “等等,旱神……”王七麟迅速开口,“咱们此次来十万大山是要找旱神?可是压根没人见过旱神,仅仅是因为九洲各地有主导旱灾的异兽出现,所以朝廷推断是有旱神出世?”

    “这推断是错的!”

    “如果出世的不是旱神呢?而是一条龙死掉了呢?”

    王七麟指向无声无息的巨龙说道:“你们看,这条玄龙是不是死了?”

    “龙为四方水神,或许不是旱神出世,而是水神陨落呢?”

    他越是推断,联想到的越多:“旱情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应当是从年后开始!”

    “年前九洲大暴雪,为什么会有大暴雪?会不会是玄龙临死之前所为?”

    “年后咱们为了查当年倒悬军被屠一事去了陇东,当时遇到了大雾天气,那雾气很怪,悬挂在半空,道爷你当时说这叫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“龙王爷出殡。”谢蛤蟆叹气道。

    王七麟说道:“不错,龙王爷出殡!那是哪位龙王爷出殡?会不会就是咱们面前的玄龙?”

    徐大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七爷道爷,你们说的这些话,大爷不懂。大爷只想问一句,这它娘到底咋回事啊?咱怎么就来到这么个地方了?”

    谢蛤蟆苦笑道:“若老道猜测不错,千棺困聻大阵和泰山嵤所在的洞穴应当还是个阵势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干!”一声大叫从高大的泰山嵤上发出,“我出来啦?”

    这个声音有点耳熟……

    唐铭!

    王七麟吃惊的回头,果然看到唐铭出现在泰山嵤顶端。

    他这会估计是懵了,看着变幻的空间和巨龙,他伸手就甩了自己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耳光清脆,唐铭半边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。

    王七麟在心里惊叹:这货真狠啊,对自己下手都能这么狠!

    他现在看到唐铭还活着大为欣喜,本来他对这货很有戒心,可是最后他们被巨尸追上的时候,唐铭选择让他先走而自己舍身关闭了泰山嵤顶上的青铜门,这事让他大为感动。

    唐铭这人很不错。

    于是他便招手喝道:“唐大人、唐大人,你没有死?你还活着?”

    唐铭茫然的低头俯瞰他,问道:“王大人,呃,这是什么地方?好像不大对劲,你们前头那是个什么东西?我怎么看着很像一条龙呀!”

    王七麟说道:“你看的不错,就是一条龙,玄龙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唐铭脸上露出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:“这怎么还有真龙出世?”

    王七麟将自己的推断告知于他,谢蛤蟆中途忍不住说道:“唐大人,你们当时从伏魔龙鼎之中得到了一卷书,那书呢?”

    唐铭纵身飞了下来问道:“什么伏魔龙鼎?”

    王七麟赶紧说道:“就是你抽出来的那个小鼎,里面当时不是掉落了一块兽皮吗?”

    唐铭拍拍脑袋:“原来如此,我有些晕头转向了。”

    他从怀里掏出兽皮,谢蛤蟆一把抢了过去。

    王七麟又问道:“唐大人你怎么没死?”

    唐铭戒备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王七麟解释道:“你误会了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的意思是,你不是被巨尸给拽下去了吗?你不是没有逃出泰山嵤吗?怎么没事?”

    唐铭又茫然起来:“对,我怎么没事?可我就是没事!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昏迷了过去,等我再醒来,我发现我还活着,只是头很痛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的头顶现在就跟个小笼包蒸屉一样,满头都是小笼包,他能不疼吗?”徐大伸手去摸他头顶,唐铭倒吸一口凉气往后退。

    他又说:“后来我醒了,发现自己不但活着,泰山嵤上的青铜门还打开了,于是我便爬了出来,一出来就看到了这一幕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他忍不住问:“这到底怎么回事?王大人,你们干啥了?”

    王七麟说道:“事情与我们没关系,当时巨尸出现,我们以为它要作祟,便以天鼓号令群尸对付它……”

    “咱们都猜错了。”正在兽皮书上低头看的谢蛤蟆打断他的话,“七爷,坏菜了,千棺困聻大阵要对付的不是你口中那尸王,你们碰到的巨尸不是尸王,那就是鸩王!”

    王七麟惊呆了。

    唐铭这会估计脑震荡了,他还是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谢蛤蟆继续说道:“它娘个腿的,什么狗屁长生不死药!压根没有这玩意儿,是龙珠!所谓的长生不死药就是龙珠啊!”

    “龙起山中曾经有这条玄龙出现,鸩王得知消息后便鼓动大秦始皇帝,以百般手段禁锢了这条玄龙,并夺取其龙珠……”

    “禁锢?”听到这里王七麟觉得不对劲了,“没有杀死?”

    泰山嵤顶上,鸩王所化的巨尸肃然挺立,群尸环绕,将整个泰山嵤包裹成了干尸台。

    看起来邪气凛然。

    却貌似对他们没有威胁!

    它们都在盯着玄龙。

    谢蛤蟆继续读兽皮上的内容,说这兽皮叫做龙鼎仙书,是鸩王坐化为尸之前所写就。

    之前泰山嵤外头所说的‘大邪’自然不是鸩王巨尸,它说的是玄龙!

    不管泰山嵤还是千棺困聻邪阵又或者是镇宫冰俑等,它们对付的都是这条玄龙!

    只有之前的燮胄才是专门对付外来人的。

    目的是防止有人或者有东西进入地宫进而放出玄龙。

    听着谢蛤蟆讲解,王七麟明白了:“坏菜了,这一切是长右在捣鬼,它进入地宫的目的是放出玄龙!”

    龙为水神。

    长右为水凶兽。

    谢蛤蟆苦笑道:“不错,那长右有问题,无量天尊的,它之前是被鸩王镇压在了阴牢里头,结果被七爷你们给放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水凶兽曾经是玄龙的仆役,脱困之后它便想要帮助玄龙脱困,这样它需要有人帮它破阵,需要有人进入泰山嵤中,需要有人去放出鸩王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它之前带咱们穿过千棺困聻邪阵也不是出于对你们报恩,而是要继续坑咱们,它就赌咱们会去做这些事,会放出鸩王。”

    “它赌赢了。”唐铭叹气说道。

    王七麟则问道:“可是它为什么要放出鸩王的巨尸呢?难道这地洞的变化,与鸩王巨尸的出现相关?”

    谢蛤蟆正要回答,唐铭指着玄龙叫道:“干,它要睁开眼睛了!”

    那两座小山包在轻轻抖动,很缓慢的抖动。

    有石头滚落下来。

    徐大小声问道:“七爷,你说它会不会醒来?”

    王七麟诧异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徐爷,你脑子被玄龙的眼皮子给夹了吗?这种显而易见的问题你还问什么?”

    徐大哭丧着脸说道:“大爷只是希望它不要醒来,大爷有预感,它一旦醒来咱们就会有麻烦。”

    唐铭安慰他道:“也未必,咱们不是龙的子孙吗?咱们说不准跟它是有血脉关系的,这样它应该不会对付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谢蛤蟆干笑道:“老道觉得未必,嘿嘿,这玄龙的龙珠被鸩王给偷了,又被封印在了这座小洞天里——哦,老道没有与你们说是吧?咱们这是在一座小洞天中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他冲王七麟稽首行礼:“无量天尊,七爷,恭喜你找到了一座小洞天,世间多少人,穷尽一生都想要找一座小洞天却求而不得,七爷咱们误打误撞就碰到了,这真是不知道该说咱们幸运还是不幸。”

    唐铭忍不住问道:“为什么那么多人要找一座小洞天?”

    谢蛤蟆诧异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唐铭苦笑一声又说道:“对了,刚才我说这玄龙可能看在咱们都是龙的子孙份上会饶过咱们,你为什么说‘未必’?”

    谢蛤蟆说道:“哦,对,老道把话题给岔开了!”

    “老道问你一句,如果有人盗了你的丹田真元,并将你封印一个地方沉睡上千年之久,等你醒来之后看到他的族人,然后他这个族人说你们都是人族希望你可以看在这份上放过他,那你会放过他吗?”

    唐铭想了想说道:“如果我心情好的时候,那我可能会放过他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震惊的看向他,道:“唐大人,这不是你八臂夜叉能说出来的话吧?”

    江湖上有一句话说的好,人的名字会起错,人的绰号不会起错。

    唐铭绰号为八臂夜叉,他有夜叉之名不光是因为身上背负的地行夜叉,还因为他强悍威猛、嗜血好杀。

    不过王七麟回忆了一下,从他认识唐铭开始,这货就并没有显示出凶残方面,所以或许关于唐铭的传闻也只是三人成虎罢了。

    面对吃惊的三人,唐铭露出一记苦笑:“嗨,放在以前可能不行,但是如今在地宫之内经历这么多事,特别是我还经历了一件……”

    “干!”

    话说到半截他惊恐的指向玄龙:“它睁开眼睛了!”

    王七麟扭头看去,玄龙眼睑确实收了起来,就像两扇推拉门正在拉开——它的眼睑竟然不是向上翻起,而是往左右分开。

    然后,一只庞大而晶莹剔透的眼珠缓缓出现在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玄龙的眼珠不是黑色,而是白色,非常纯粹的白色,就像湛蓝天空中那一朵朵白云。

    而在这片白色之中是它的瞳孔,猫一样的竖立瞳孔,它此时只是刚刚睁开眼睛,还没有彻底复苏,所以睁开眼睛后它的瞳孔尚没有变化。

    徐大开始往左右看,他要找退路了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后郁闷了,问道:“不管是镇宫冰俑还是鸩王巨尸,不是都要对付玄龙的吗?这玄龙已经醒来了,它们怎么一动不动?”

    谢蛤蟆看了一眼说道:“它们在蓄力,在等待一击毙命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看向泰山嵤,他觉得不对,鸩王和所属干尸、冰尸似乎都在犹豫。

    或者说鸩王在犹豫,其他尸首在等待着它的命令,它却迟迟没有下达命令。

    鸩王犹豫的在泰山嵤上缓缓走动,它那张干枯丑陋的大脸对着左右转动,手臂几次举起又几次落下,很显然是有什么事让它陷入了纠结中。

    王七麟也很纠结,他纠结的是该不该对玄龙动手!

    玄龙开始眨眼间了,这代表它正在复苏中。

    此时玄龙应该是最虚弱的时候,起码是防御力最差的时候,它身上磷甲比山石还要结实,王七麟所能想到的唯一攻击点便是眼睛。

    而玄龙肯定也知道这点,它现在应该是处于刚刚苏醒的迷糊状态,所以还没有刻意去保护眼珠。

    等到它彻底醒来呢?到时候他们再想攻击它的眼珠可能就没有那机会了。

    纠结之下,他决定博取众人所知,于是便问道:“你们说咱要是趁机去爆掉它的眼睛,那待会它要是攻击咱们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徐大拦住他道:“七爷你可别作死,这玄龙现在并没有对咱们表现出攻击意图,咱们要是招惹它导致它生气了然后才选择干咱们,那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这就是王七麟纠结之处。

    玄龙醒来后到底会不会干他们?

    很快他就不用纠结了。

    玄龙几次开合眼睛之后开始抬起头颅,一座小山慢慢的从地上升起。

    庞大无匹的地洞开始摇曳,洞窟顶部倒吊着诸多钟乳石,这些钟乳石很脆弱,玄龙只是带动石洞摇晃它们便脱落下来。

    王七麟御剑劈开从头顶掉落的钟乳石,一时烦不胜烦。

    徐大那边更是吃力,他只能紧靠王七麟来借助他的飞剑来获取空间。

    唐铭那边则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徐大着急的说道:“唐大人你小心头顶的石头!”

    唐铭坐在一块钟乳石上,他伸手指向洞窟顶部说道:“有什么好小心的?我找了这附近最大一块石头,这石头已经落下来了,这样我只要呆在它落地的地方,那其他石头掉落是不可能砸到我的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王七麟和徐大忍不住对视了一眼:还真他娘是这么回事!

    万炮轰鸣的战场上哪里最安全?弹坑里!

    玄龙像是被困在了地下山石中,它抬起头后仰起头,头顶两枚龙角堪比百年巨树!

    这两枚龙角本来也镶嵌在了山石之内,结果当它抬头,龙角轻松的划过山石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它甩动脑袋,更多的碎石飞向四面八方,但它身躯却没法自如的动弹。

    玄龙想要起身,结果起了一次没有起开,山洞地震一样摇晃,洞顶石头滚落,地上飞沙走石!

    见此鸩王终于有了反应,它仰头发出众人听不到的长啸声——之所以能判断出它发出了叫声,是因为掉落在它头顶和四周的岩石纷纷化为了齑粉!

    群棺干尸和镇宫冰俑纷纷反应,镇宫冰俑带着森寒之气扑向玄龙,而干尸们则离开泰山嵤像退潮似的返回了千棺困聻大阵的棺材之中。

    群棺震动,每一座棺材内都有一个淡泊的身影走出。

    它们身穿战甲、手持武器,姿势统一、进退有度,赫然是大秦铁军的风范!

    王七麟以为这些鬼影要去攻击玄龙,结果并没有,它们进退几次之后像是操练战阵,随即纷纷飞起,直冲洞顶。

    玄龙奋力挣扎。

    它起初刚刚醒来,浑身无力,所以未能从禁锢它的山石中脱困。

    随着它清醒时间增加,它的力气陡增,庞大的身躯摇曳,地面巨石迸溅四方、洞顶碎石哗啦啦落下,一时之间山崩地裂!

    镇宫冰俑所行之处则冰封地面,它们冲玄龙巨头而去,有兵俑速度快率先出现在它下颌处,只见它身躯上有雪白字符炫动,它整个忽然膨胀一圈一步跳上玄龙身躯,挥爪拍在了它的鳞片上!

    漆黑的鳞片出现一片洁白,仿佛是寒冬腊月挂了霜的黑陶。

    玄龙不耐的甩头,可是并没有甩下那冰俑,反而更多的冰俑到来,像是上山狩猎的猎户去登山一样,嗖嗖嗖的爬上了它的身躯!

    冰俑们爬上去后迅速下手,玄龙身躯受冻,脖颈处摇晃的节奏明显变慢。

    紧接着有冰俑抠到了玄龙甲片,随着寒气冒出,它竟然将甲片给拽了起来!

    王七麟大吃一惊,镇宫冰俑彪悍如斯?竟然在跟玄龙正面抗争中取得了上风!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